微商好产品网

跟着莫奈的名画看世界

更新时间:2021-02-19 08:50 点击:

19世纪末,绘画艺术发生了一场重大的变革,一个全新的艺术流派横空出世,那就是印象派。

  在印象派代表人物莫奈的笔下,画面不再是孤独的旋律,而是一首首充满生命力且变幻莫测的交响曲。

  

  莫奈《圣乔治·马焦雷岛》 威尔士国家博物馆藏

  

  灵动的巴黎

  莫奈笔下的巴黎,是经过豪斯曼男爵改造后的巴黎。豪斯曼的巴黎改造计划是在拿破仑三世的授意下完成的。拿破仑三世曾流亡伦敦,非常欣赏伦敦的现代化城市风貌,尤其是整齐划一的建筑、宽阔的林荫大道及花园。在他即位后便决定照此改造巴黎。

  然而,莫奈并没有过多地着墨于城市工业化的一面,而是继续关注他钟爱的自然风光。水流、绿树与天空渐次展开。莫奈的画布如同一座大型剧院,以无比宏大的视角展现着再常见不过的自然景象,让人不禁联想到他笔下绿树成荫、环境优美的诺曼底地区。只不过,莫奈描绘城市风貌时在构图上更加严谨,更加强调几何结构,同时亦懂得在强有力的框架之下体现灵动的变化,通过对光线的生动运用充分展现空气的流动感。

  此外,莫奈还在作品中采用了多样的视角,他时而大胆地运用摄影中的俯瞰角度,居高临下地描绘景观,如《圣日耳曼奥塞尔教堂》《公主花园》《塞纳河畔》;时而身处卢浮宫柱廊内取景;时而在里沃利街198号维克多·肖凯的公寓里描绘生机盎然的杜伊勒里宫花园。

  在这些城市主题画作中,莫奈似乎完全遵从了现实主义的严谨,兼顾了建筑的每一处细节,并如同戏剧表演一般将人文元素融入细节之中。而《巴黎蒙特戈依街道》无疑是其中最具莫奈个人风格的一幅,红蓝白三色旗帜在阳光下迎风招展,将色彩带来的纯粹愉悦及林荫大道上的汹涌人潮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  宁静悠长的塞纳河

  在圣日耳曼拉弗耶村附近,距香索镇不远处,有一条狭窄的小山谷,两侧高耸的山峰是金丘山脉的一部分。树林覆盖的高山北坡上涌出一股细流,它沿着斜面急速淌了下来。这便是塞纳河的源头。在擅长自然描写与游记的查尔斯·诺迪埃笔下,宁静悠长的塞纳河似乎一直是优雅的化身,甚至带有些许神话色彩。塞纳河流经之处正是法兰西躁动的心脏地区。那时的法国还像是一座孤岛,坐拥自己独特的记忆、历史与风土人情。塞纳河始终以宁静平和的姿态在悠长的历史中留下各种印迹。

  从巴黎移居诺曼底海滨的莫奈选择住在塞纳河口附近,并用画笔记录下这条传奇河流各种不同的面貌。他沉醉于河上泛起的氤氲之间,描绘着关于河流的幻想场景:“河畔满是枝繁叶茂、绿意盎然的景致”,皆因它“听见了自然的召唤,于是选择勇往直前,去冲锋、去胜利,最终消失于大海的浪潮之中”。

  莫奈创作了一系列有关塞纳河的作品,从光彩夺目、优美壮阔的波澜到颇具悲剧色彩的自然灾害,如淌凌。他将塞纳河与时代背景牢牢相连,从全然不同的角度展开观察,描绘了河上发生的种种乐事,比如从赛艇到露天咖啡馆中的表演等。宁静悠长的塞纳河记录下了两岸绵延不绝的历史。

  雾中的伦敦

  很难将莫奈的创作风格进行简单的归纳总结,因为他总是在丰富自己的主题,并让视角越来越多元化。画商杜兰德-卢埃尔认为莫奈是“光之使者”,因此在看到莫奈笔下波涛汹涌的大海时,杜兰德-卢埃尔大吃一惊,很难想象画家竟然会喜欢这种灾难式的场景。对此,莫奈反驳道:“人们总是把我跟阳光联系在一起,真是烦死了。”他坚定地对杜兰德-卢埃尔说:“我着迷于这片灾难式的场景,因为它让我走出了舒适区。”他还不无幽默地用略带挑衅的口吻宣称:“我觉得自己也是属于雾的人。”

  早在第一次造访伦敦(1870年为躲避战乱)时,莫奈便着迷于当地氤氲的雾气。1899年,莫奈再度前往伦敦,一边追忆第一次留下的印迹,一边以更饱满的热情准备尝试属于自己的风格。伦敦的气候及氛围为莫奈的创作提供了丰富的可能性,让他得以实践各种果敢热烈且令人惊艳的色彩组合。不仅如此,在好友惠斯勒的帮助下,莫奈在伦敦找到了源源不断的创作素材,同时收获了公众的关注。此后的三年间,莫奈多次来到伦敦,反复描绘相同的对象,如滑铁卢大桥、议会大厦、查令十字街……不过,真正吸引他的并不是建筑本身(就像他在年轻时描绘巴黎城景那样),而是整体氛围——那种透纳笔下的轻盈与空灵。


购买富硒好产品 就上快手小店
康之原健康商城